安倍晋三到底是个什么人?看看他的家世出身就明白了

一年多前,日本政坛的老同志安倍晋三,说是因为肚子疼,不想上学了,啊,不想上班了,这也难怪,说起来快七十岁的人了。随后便退休下野,蛰伏在国会东张西望。

前些日,不知怎么的,老头儿忽然暴起,说了一些“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的话。

有人要问,这安倍晋三,不挺好个老头儿吗?当初在媒体面前还满脸堆笑,说是最喜欢一边唱着歌,一边吃吃中国的火锅。

而且,安倍晋三还曾表示,身为日本国首相,必须要为历史上的慰安妇事件道歉,此事不容置疑。

你瞧瞧,说起话来有板有眼,很有些风度。却为何事到了如今,老了老了,要来这么一出呢?

其实,如果了解了安倍晋三的家族渊源,以及其成长经历,便可窥斑知豹,似此等言论也就不觉得奇怪。

这话还得从百十年前说起,线年的仲春时节,在日本长州藩的下关,背山临海有一处高台,台上有一座客栈,名为“春帆楼”。

明治维新之后,日本强势崛起。有一日,尚未得志的长洲下关人伊藤博文,来在这春帆楼,凭栏远眺,临海观涛,见春风浩荡,千帆竞渡。胸中感慨不已,于是给此楼取名春帆楼,余者两栋,各自名为月波楼和风月楼。

多年之后的1895年,作为首相的伊藤博文高坐春帆楼内,他的对面是一位年逾七旬的老者,这老者头上戴着一顶瓜皮帽,脑后拖着一根发白的辫子,身穿一袭深黑色长衫,满脸的皱纹对垒,一望可知饱经风霜。

此时此刻,春帆楼内,气氛十分微妙,双方都卯足了一股劲儿,进行着激烈的谈判。

而楼外海面之上,是伊藤博文号令而来的无数战船战舰,云集峡湾之中,耀武扬威。

说到这儿,您应该听出来了,这下关又叫马关,而春帆楼内的老者,正是代表清廷前来签署马关条约的中堂大人,李鸿章。

原本日本咄咄逼人,非得索要白银三亿两,谁想不知打哪儿突然冒出来一个日本愤青,不由分说就给了李大人一枪,所幸伤不致命,但是日人格外紧张,倘若因此导致谈判耽搁,那么回过味儿来的欧美列国,必然介入干预,这三亿白花花的银两可就泡了汤了。

于是,日人当时决断,打个折,将赔款金额定为白银两亿两,从而顺利缔结条约。

此后,李鸿章在此留下墨宝手迹:道不可卑德唯自下,言思为则行必有威——合肥李鸿章。算是以此表白心迹。

再说回伊藤博文,他不知道的是,仅仅在十数年后,他自己也被人开枪刺杀,而且刺客用的是开花弹,因此他可没有李中堂的运气,当时血流如注,一命呜呼。

书归正文,在马关条约的前一年,朝鲜半岛,有一日本大将,名唤大岛义昌,此人乃是伊藤博文同乡,也是下关人,他亲自率军进攻朝鲜半岛,击败了清军将将领聂士成,叶志超。

高中历史课本中讲到“叶志超弃城而逃,狂奔500里。后被人成为“长腿将军”,便是指的此战。

这伊藤博文和大岛义昌的故乡长州藩,今日叫山口县,前后一共出过九个首相,实在是日本第一风水宝地,堪称是龙脉所在。

而安倍晋三他们家,便是山口县三大家族之一。上面提到打败聂士成的大岛义昌,他的孙女便是安倍晋三的祖母。

时针拨到二十世纪,安倍晋三的祖父叫安倍宽,他们家在当地有大片的林地田野,是数一数二的大地主,就跟最近火热的美剧《黄石》里面的约翰达顿似的。

但是安倍宽立志从政,而且难得的是此人立下志向,坚决反对战争,反对当时的独裁政府,反对后来的甲级战犯东条英机,当是时也,满朝衣冠皆是反动派,唯独这位爷是反对派,实属不易。

可安倍晋三的外祖父岸信介,则是不折不扣的军国分子,此人自幼跟随明治维新领袖吉田松阴学习兵法。

这吉田松阴,既是个教育家,可同时又是个刺客,有点类似于前北大校长蔡元培先生(刺杀慈禧)和汪精卫(刺杀摄政王),都是那种既能跟你讲道理,又能跟你玩命的狠角色,我愿意为其取个外号叫:绝命书生。

岸信介学了兵法,那么既有屠龙技,难免手痒痒,又道是身怀利器,杀心自起。因此岸信介狂热好战,正想着要在二战中大展拳脚之际,不料美国参战,岸信介被美国大兵俘虏,战后被押上了法庭,却最终得了个无罪开释。

非但如此,岸信介还一路扶摇直上,坐上了首相大位,然而这还不够,此后他的亲兄弟也坐上了首相。当然,后来安倍晋三也顺利继承大宝。

山口县三大家族也相互联姻,强强绑定,再加上今日的日本上层,仍然流行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讲究个门当户对,由此结成了牢不可破的世系大族,遥想东汉末年分三国之际,那袁绍袁本初四世三公,门多故吏,估计也不过如此。

岸信介也着意培养安倍晋三,就在小安倍3岁之时,岸信介便带着他出国访问。后来又推荐安倍晋三入了“成蹊园”攻读学业。

这“成蹊”二字,取自中国《史记》: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意为人的德行操守可以感化人心。成蹊园创立者也秉持初心,不收学费,克勤克俭,专以培养经世之才为要。颇有中国古圣先贤之遗风。

可叹安倍晋三入学之时,创始人中村先生已逝多年,成蹊园被军国主义影响,安倍便在这种国家主义,民族主义,强国主义的学风中成长。

而安倍晋三的母亲,也对其虚心教导,起誓发愿,要把这小娃娃培养为未来的日本首相。

安倍晋三的父亲晋太郎的政治理念,则倾向于其父安倍宽,他后来登临春帆楼,在2楼留下手迹:和气满堂。

虽然一派和气,但是晋太郎外柔内刚,也颇有些手段,他先后提携了自己的后辈竹下登和小泉纯一郎,而这俩人后来都登上了首相之位,那么投桃报李,在仕途上便着意关照安倍晋三。

如此天时地利人和三者齐备,终于2006年,安倍晋三在大选中一举夺魁,成为日本最年轻的首相。虽然在后来偶有沉浮,但是仍然接连坐庄,直到2020年辞职,成为战后日本任期最长的首相。

为了抢回人质,他就化作一只秃鹰: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有个倔强小国绑架了十多个日本人,带回其国内强迫人质教授日语。此事一直拖到新世纪,别人主张谈判解决,最终安倍强硬主张,将余者5人带回国内。

面对美国言听计从,日本一位愤怒的艺术家渡边文树,拍了个纪录片就叫《安倍晋三:对CIA唯命是从的男人》。

对待下属严格要求:安倍只用三种人,朋友,想法一致的人,和想法不同但永远只会说是的人。

韩国财阀家族丑闻:父子“共享”同一女星亲兄弟为财权内斗互撕

韩国财阀之间的狗血故事看了线年,乐天这个在中国臭名昭著的韩国财团中,财团家族父子三人被送上了法庭。

令人感到荒谬的是,为了能够减轻自己的罪名,韩国乐天辛家的二儿子辛东彬居然把自身所有的罪名都往生父的头上推,大儿子辛东主则是因为早早被辛东彬挤出了公司,阴差阳错无罪释放。

当时95岁高龄的辛格浩老爷子颤颤巍巍地坐在轮椅上,听着儿子对自己的指控,怒火攻心之下情绪失控,甚至想要用拐杖砸死这么不孝子,嘴里还用日语不断地咒骂,法庭都无法保持最基本的安静了。

让父子三人登上法庭的原因是,据传他们父子曾经在同一场合性侵了同一名女明星,新闻曝出来以后,这两个人瞬间陷入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这件事情要追溯到遥远的2009年,就在这一年,年仅29岁的韩国女星张紫妍突然在家中自缢身亡。

又过了几年,张紫妍有一份长达200多页的遗书被曝光了,这篇字字泣血的遗书一经披露,整个韩国都被震动了。

这封遗书上记载着一件非常残酷恶心的事情,张紫妍说,自己曾经在演艺公司的威逼以及毒打之下,被迫和足足30名男性发生了关系,其中甚至还有“被灌不明药物”等可怕的描写。

这不是一个女孩应该经受的惨痛经历,在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打击之下,张紫妍再也承受不了这种噩梦一样的人生了,于是她一心赴死,以求解脱。

她在自杀之前,曾经写上了这些“客人”的身份究竟是谁,这些人是大企业、新闻媒体高层以及位高权重的演艺圈人士们。

张紫妍孑然一人,不怕自己死后后人遭到报复,所以她写明了自己曾遭受过的侮辱。

她写道——即使是在父亲的忌日,我也被传召出门陪酒陪睡,他们实在都是万恶无赦的恶魔,我列下了名单,死后变成鬼也必须报复到底。

当我换上新衣服的时候,就是我必须跟新男人陪酒、陪睡的黑暗日子。……那太肮脏了,觉得自己太悲惨了……我真的真的很想死。

张紫妍太绝望了,不停地遭受虐待、毒打,被使用了各种道具。甚至为了能够让客人能够有“良好的体验”,她服下了数不尽能够让客人尽兴的药物。

张紫妍的公司甚至为了能够让这些权势滔天的“客人”们舒服,甚至还强迫她去做了绝育手术,很多时候张紫妍因为晚上的虐待,连路都走不了。

这份被公布的名单中,就有三兴集团的驸马爷任佑宰、真露集团会长朴文德,还有韩国导演郑世浩等等,七老八十的乐天集团父子赫然在列。

人们想象不到这个女孩到底经历了些什么可怕的事情,等这个事件曝光以后,有整整60万韩国老百姓上街,希望严惩这些恶魔。

没想到事件发展地无比艰难,有关部门全部都是一致的说辞,说证据不足不能定罪,最后只有张紫妍的老板金成勋被不痛不痒地判处了一年的有期徒刑。

最后甚至曝出来了张紫妍生前曾经报警过,但是当时的执法人员却用言语羞辱她,还轻佻地让张紫妍把当时发生的事情事无巨细地描述出来。

这是对这个女孩的二次伤害,甚至当张紫妍的后辈尹智昊足足13次想要给张紫妍作证的时候,警察始终不采信,甚至也不公布消息。

人们不知道这些韩国大财阀的势力有多么雄厚,不过这种深不见底的黑暗,让每个人都感到了恐惧。

最令人感到可怕的是,当时的检察官之一居然是一名涉嫌侵犯张紫妍凶手的老婆。

而这些韩国的大人物们,却始终躲避在黑暗中肆意嘲笑,其中就有乐天企业的这对父子。

韩国乐天的来头非常不小,这家企业是世界五百强之一,在韩国排名第五名,仅次于韩国三星、现代汽车等巨头,乐天是韩国最大也是最重要的流通业企业,年销售额达到了300亿韩元。

这个商业帝国的经营范围包括了食品、旅游、化工、零售、影视、金融等多个行业,是个名副其实的巨无霸。

创立这个企业的创始人辛格浩死在了2020年1月9日,他至死都没有得到应有的审判。

人们想不到为何这样的恶魔活了99岁,除了张紫妍的事件,韩国人还愤恨辛格浩的原因是,他喜欢自己的日本名字更甚自己的韩国血统。

辛格浩是韩国人不假,他在1921年出生于韩国庆尚南道的蔚山市,那时候正是日占时期,所以辛格浩受到的教育其实全是日本文化,辛格浩年轻时想的也不是复国,居然是满脑子的日本军国主义思想。

等到了20岁的时候,辛格浩就迁居到了日本,他就开始在日本东京创业,1948年的时候,他在东京白手起家成立了乐天株式会社,生产一款口香糖。

辛格浩离开韩国的时候其实已经结婚了,他和结发妻子卢顺华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辛格浩前往日本的时候,妻子做了所有的义务,她在家替辛格浩孝敬父母、照顾女儿。

就在妻子含辛茹苦地维持家庭的时候,辛格浩居然在日本又娶了一名妻子,做了韩国版的陈世美。

辛格浩一生中娶了三任妻子,第二任妻子是一名日本人,她的名字叫重光初子,她的身份其实是日本甲级战犯重光葵的外甥女。

1945年代表日本政府签署投降书的就是这个重光葵,他幕后参与甚至主导了日本的侵略,这个战犯犯下累累罪行,但是在二战结束后却没受到应有的审判。

在战后,重光葵甚至在日本首相鸠山一郎的内阁中出任副首相兼外相,一时间权倾朝野,而辛格浩也借助这股东风鸡犬升天,事业顺风顺水。

重光初子为辛格浩生下了两个儿子,就是开篇我们提到的辛东主和辛东彬,而这时候的辛格浩不满自己的日本名字,居然像入赘一样取了一个叫“重光武雄”的日本名。

不得不说,辛格浩非常有商业头脑,因为二战之后韩国和日本的关系极其严峻,辛格浩就躲在日本闷头赚钱,最后仅仅靠着卖口香糖,甚至直接成为了日本的十大财阀之一。

所以与其说乐天是韩国企业,倒不如说它是一家日本企业,这家企业先后涉足了巧克力(1963年)、糖果(1969年)、冰淇淋(1972年)领域,这些产品都大获成功,乐天也因此成为了日本最具代表性的食品企业,无比辉煌。

等到了上世纪70年代,辛格浩抓住了时机,想办法让自己的企业进入韩国市场,这时候的韩日关系不断升温,乐天集团也因此返回了韩国。

到了韩国以后,辛格浩凭借自己的血统和身份,在文化上和韩国本土建立了联系。

没有人知道他内心归属于哪国,不过长着一张韩国面孔的他简直是如鱼得水,韩国乐天在他的指挥下,涉足了食品、观光、物流、建设以及石化等行业。

辛格浩确实创造了自己的商业帝国,不过这个帝国随着辛格浩的年岁增长,慢慢失去了控制,先是2015年7月长子辛东主和二儿子辛东彬展开了集团经营权斗争,辛格浩已经94岁无力去管了。

这其实是个挺无奈的故事,在辛格浩几十年前返回韩国的时候,没有把妻子重光初子带回来,也没有把二儿子带回来,反而单独带回了小儿子。

这不是因为辛格浩偏爱二儿子辛东彬,而是当时日本乐天如日中天,按照辛格浩的计划,他想要把日本的产业留给大儿子,把韩国产业留给小儿子,这样就一碗水端平了。

重光初子最喜欢的其实是小儿子,辛格浩带走小儿子也是一种制衡,他想说日本这边没有小儿子的份儿。

辛格浩回到韩国以后也没有闲着,除了发展企业,他居然直接在韩国举行了“乐天小姐选拔赛”,其实就是选美比赛。

在这场比赛中,辛格浩直接金屋藏娇,把获得第一名的美女徐美敬收入囊中,两个人甚至还生下了一个女儿,叫做辛有美。

谁也没想到韩国的乐天企业会发展的这么好,所以辛格浩老得掌控不了他这个帝国的时候,两个成长经历不同的儿子开展了豪门内斗,斗得你死我活,最终还是二儿子辛东彬技高一筹,获得了公司的控制权。

在2017年,辛格浩在各种纠纷之中宣布退休,也就是这一年的三月份,辛格浩家族卷入了韩国前总统朴槿惠的“闺蜜门”案件中,他就是在这里和自己的亲儿子推诿扯皮。

那时候老爷子坐着轮椅出庭听讯,当他听到自己不喜欢的话时候,他甚至中气十足地用日语进行辱骂,还对着法官质问道:“谁敢判我!”

最令中国人愤恨的,其实还是前几年的“萨德”事件,直接让韩国乐天在中国身败名裂。

辛格浩的商业才能不得不说实在超越常人,他借助中国开放的时机进入中国,在2008年就收购了万客隆以及时代等品牌,进入了中国市场,和家乐福、沃尔玛这种全球性连锁超市展开竞争。

仅仅一年时间,到了2009年,乐天就在中国开了一百家商场,乐天集团见中国的消费力如此顽强,甚至定下了2018年在中国开300家超市,营业额超过200亿元的目标。

假设韩国乐天能够脚踏实地地立足中国,好好经营,并且遵守我们的法律的话,它们的目标可能真的有可能实现。

这个错误,就是韩国同意美国在韩国本土部署萨德反导系统,在中国和俄罗斯强烈反对的情况下,韩国依旧做出了这个决定,当时这个系统部署在了首尔市南部的一个宽阔的高尔夫球场上。

乐天为了自己的利益出让了土地,施行对中国不利的事情,这就是典型的“吃饭砸锅”的故事。

我国外交部也发出了不满和反对的声音,中国老百姓的愤怒也被点燃了,用实际行动来维护整个国家的利益。

辛东彬甚至直接出面,惺惺作态说自己对中国非常有感情,还加大了中国乐天的打折和促销力度,可是老百姓不会为这些蝇头小惠所收买,当时中国消费者异常团结地了乐天集团。

所以从2016年开始,乐天商超在中国的业务就出现了不可遏制的亏损,到了后两年,几乎达到了平均每季度150亿韩元的亏损。

一年以后的2017年,乐天更是惨淡可怜,更是直接亏损了2700亿韩元,从那时候开始,乐天一直是在惨淡经营,他们想尽了各种办法依旧没有起色,所以到2022年的3月份,韩国乐天后悔不迭,只能被迫解散乐天中国总部,韩国乐天开始大溃败。

韩国乐天家族最近似乎流年不利,就在7月12日,据韩国纽西斯通讯社报道,韩国乐天集团会长辛东彬将不日奔赴日本,参加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的葬礼。

在这个报道里面我们能看到,辛东彬的家族和安倍晋三家族关系非常亲密,安倍晋三和辛东彬两个人的年纪也相仿,彼此之间认识了很多年。

安倍晋三生前也多次单独会面辛东彬,他们两个人总是谈论一些事情。在2015年的时候,辛东彬的长子在日本举行婚礼,安倍晋三那时还在首相的任上,就亲自赴宴贺喜,充分证明了两家人的关系不一般。

等到了2018年2月份,安倍晋三为了参加平昌冬奥会的开幕式,访问韩国,辛东彬也是亲自接机,邀请安倍入住乐天集团投资的度假村。

这也能理解韩国网友整天在社交媒体上讽刺乐天,说这一家人根本就是日本人的做派,全部都是卖国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