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五一:新疆宗教演变的历史驳斥“教族一体”论

  我和马品彦老师相识多年。去年年底,我们到新疆调研,与马老师相聚,“酒逢知己千杯少”,酒风豪迈,不减当年。马老师对的批判,鞭辟入里。《人民日报》2016年6月3日,刊登马品彦老师的文章《新中国使新疆各族人民真正享有宗教信仰自由权利》。本文概述新疆宗教演变的历史轨迹。事实胜于雄辩。历史有力地驳斥“教族一体”论。从唯物史观考察,宗教与民族虽有某些联系,但有本质的区别,即:宗教与民族没有必然的联系。有些人看到,有的民族地区全民信奉同一个宗教,便认为这是民族性决定的。这种说法是没有事实根据的。我国西北、新疆地区的各兄弟民族,据史书记载及考古地下发掘,都表明在唐以前是信奉佛教的,佛寺之多,佛教之盛不在内地之下。后来由于政治和多种原因,才逐渐由信奉佛教改为信奉教。在宗教传播中,残酷的暴力,血流成河。新疆和西北地区,民族还是那些民族,信仰却变了。可见,把宗教信仰和民族等同起来,是不符合历史实际的。

  新中国成立前,新疆的宗教关系十分复杂。由于统治者和宗教首领把宗教作为维持其统治地位和利益的工具,往往利用权力扶持某一种宗教,压制其他宗教,人们不得不被迫接受和改信统治者所强加的宗教,不得不在不同宗教或教派之间选边站队,完全丧失了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公元前一世纪佛教传入新疆后,得到了塔里木盆地各绿洲统治者的大力扶持,迅速发展成为新疆的主要宗教。慑于官方的压力,人们不得不表面上接受佛教而暗中坚持原来的宗教信仰。《魏书》等文献记载当时新疆许多地方“俗事祆神,兼信佛法”,就是说民间在信仰祆教的同时,也“兼信”了官方所推行的佛教。

  10世纪初教传入新疆后,信仰教的喀喇汗王朝统治者强制佛教徒改信教,遭到了佛教徒的强烈反抗,他们经常发动反对强制改宗的暴动。由于这些暴动得到了信奉佛教的于阗佛教王国和高昌回鹘王朝的支持,最终导致了喀喇汗王朝对于阗佛教王国长达40余年的宗教战争。于阗灭亡后,当地的佛教徒或四散逃亡,或被迫皈依教,佛教文化几近毁灭。不久,喀喇汗王朝又发动了对高昌回鹘王朝的宗教战争。这场历时3个月的战争以喀喇汗王朝的失败告终,教在新疆的第一次传播高潮就此终结。直到14世纪中叶,教才迎来在新疆的第二次传播高潮。统治新疆的地方政权——东察合台汗国的统治者接受教后,不断发动对吐鲁番、哈密地区的宗教战争,迫使当地佛教徒和其他宗教信徒改信教。据《中亚蒙兀儿史——拉失德史》记载,统治者对那些不信仰教的人实施了极为严酷的刑罚,“蒙兀儿人如果不缠‘赛兰’,马哈麻汗就要用马蹄铁钉入这个人的头中。这种做法是司空见习惯的。”在东察合台汗国统治者历时一个多世纪的强制推行下,教最终于16世纪初成为新疆的主要宗教。

  明清时期,教内部分裂为黑山派和白山派,两派进行了长达300多年的激烈争斗。当时新疆的地方政权叶尔汗国和后来的清朝政府,都介入了两派的斗争,支一派压一派,导致两派斗争更加复杂激烈,频发。一派得势即对另派信徒进行残酷,另一派得势后则进行更激烈的报复。白山派首领阿帕克和卓的妻子因血腥屠杀而得到“刽子手夫人”“魔鬼夫人”的绰号。阿帕克和卓为强制推行白山派的教义教法,在滥杀黑山派的同时,把原藏于喀什噶尔“罕尼卡麦德里斯”的几万部非白山派观点的图书、文献全部焚毁。据《中国新疆地区教史》,当时尔族的许多学者、翻译家、医师、文艺家或被迫逃亡国外,或被投入监狱,或不得不改变立场态度,去写符合白山派要求的作品,以致“新疆社会文化的发展几乎停顿近一个世纪”。广大群众不仅成为两派斗争的牺牲品,更完全失去了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

  一唱雄鸡天下白,万方乐奏有于阗。新中国成立后,新疆各族人民翻身解放当主人,才真正获得了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新疆各级党委和政府全面贯彻落实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和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各族人民充分享有宗教信仰自由权利,信教或不信教、过去信教而现在不信教、过去不信教而现在信教、信仰这种宗教或那种宗教以及同一宗教中信仰这个教派或那个教派,完全由公民个人自由选择。宗教信仰自由政策深入人心,受到广大群众的衷心拥护。上世纪80年代初,莎车县数百名尔族宣称他们是什叶派信徒。原来这些人的先民是18世纪前后从巴基斯坦、阿富汗等地迁入的移民。由于当地没有什叶派,为防止受到其他教派的歧视和迫害,他们便一直隐瞒自己的身份。新中国成立后,他们对党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仍心存疑虑,直到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他们才坚信党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是不会改变的,这才公开了他们的什叶派身份。

  为更好地保护公民宗教信仰自由权利,新疆尔自治区不断加强对宗教事务的依法管理。1988年至1994年,自治区相继制定了一系列宗教事务管理的法规规章。按照“保护合法、制止非法、遏制极端、抵御渗透、打击犯罪”的基本原则,自治区于2014年修订颁布了《新疆尔自治区宗教事务条例》。这些法规规章的实施,进一步规范了宗教事务管理和宗教活动依法依规正常有序地进行,保护了公民宗教信仰自由和从事正常宗教活动的权利,保障了信教群众正常的宗教需求和宗教团体的合法权益。

  总之,历史上由于统治阶级的利用,以及宗教战争和教派冲突的存在,新疆各族人民从来没有享有过宗教信仰自由权利,只有在新中国成立后,新疆各族人民才真正实现享有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这就是历史的见证。

沈城首派教师下社区教孩子

和平区将在沈城率先派200名教师进144个社区,“社区教师”将带领放假在家的学生们开展各种社会实践活动,并为每名学生建立社区考评档案

本报讯记者高望实习生于艳报道随着和平区派遣教师进社区工作的逐步进行,沈城不久将首现200名“社区教师”。“社区教师”不仅要带在家的孩子们开展各种丰富多彩的社会实践活动,如清理小招贴、开展禁毒日宣传、组织社区文艺晚会等。还要对其加强思想教育,并为每个中小学生建立社区考核评价档案,此档案将归入学校考核档案永久存档。沈城的教育专家认为此举填补了社区教育的空白。

暑假即将来临,又有一些家长开始为孩子暑假“没人管”而发愁。不过家住和平区的家长们这个暑假不用为此事发愁了,因为和平区在全市的一个创举为家长们解了忧——派遣教师到社区,由“社区教师”专职“带”孩子。这项改革的内容是,教师们将彻底与学校脱钩,变成社区编制下的一名真正的社区人员。应当说这是沈阳市在探索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如何向社会延伸的一个创举,也是教育部门转变观念、对学生教育由学校内部转向学校外部的一个表现。

老师可以自愿报名去社区工作。前不久和平区教育局提出,要从全区中小学抽调200名优秀教师到社区工作,承担起在社区教育未成年人的责任。此举得到了教师们的积极响应,目前报名人数早已经超过了200人的名额,可以保证全区144个社区全都有教师充实进去。

让教师到社区去有力地配合了和平区分流超编教职员工的改革,但是根据要求,这些“社区教师”们必须有一定的教育经验,年龄在45岁以下,所以说并不是让快退休的、不合格的老师都分流到社区去。按照教育部门的说法,这是大大有利于在教育系统内部形成良性用人机制,有利于加强基层政权建设,也有利于更好地开展社区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

教师们这个周末就将告别学校岗位,按照人事、民政部门的安排到社区去,并将作为社区服务中心的成员,变成“社区教师”,在社区教育等方面发挥作用。等待他们的工作有很多——和平区将实行学生到社区报告制度,建立学生在社区的考核评价档案,建立由教师们任辅导员的社区团支部、少先大队,使学生在社区这段时间内“有人管”。“社区教师”们还要积组织学生开展社区劳动、慰问、环保等实践活动,与附近学校形成联动。

“社区考核档案不会是一纸空文,”和平区教育局一位负责人对记者解释说,“社区档案要和学校考核档案相结合,形成对学生较为全面的评价。”社区档案的建设重点要放在初中和小学学生身上,这也是对社区教育模式的一个探索。

众所周知,未成年人的思想道德建设是家长、学校和社会共同的责任,如何加强社区教育是全社会都在探讨的话题。教育专家认为和平区提出的让优秀教师成为“社区教师”,可以说是填补社区教育空白的一个尝试。

“德育空间就是青少年成长的全部空间,学校和家庭显然不能覆盖全部,因此社区教育作为社会教育的一部分显得尤为重要。”沈阳市德育教育专家、新北方高中校长李文奎说,“学校的德育教育更多是有体系的爱国主义、民族责任感等教育,社区德育教育应该更多在文明礼貌、爱护环境、热爱劳动等方面,如果有专业的老师来承担社区德育教育,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

李文奎说,其实早在70年代就曾经有过教师到公社的举措,后来撤销的撤销,改成校外辅导中心的也多数名存实亡了。但是当时教师的身份没有变,现在重新提出的让教师到社区去是教师完全与学校脱钩,变成彻底的社区干部,这在本质上有所不同,可以更好填补社区教育的空白,令人期待。

为啥好好的老师不当要去当“居大妈”?这200多名教师究竟是如何想的呢?光荣中学的尹杭和91中的徐艳梅的想法,也许能代表大部分教师的心态。

“我觉得到社区去发展空间会更广阔一些。”今年29岁,有8年德育教育经验的尹杭说,“社区教育现在没有什么人做,是个新兴的行业,很有挑战性,也很重要,凭我多年的教育经验应该可以胜任并且做出成绩来,所以我没有犹豫就报名了。”尹杭表示,社区早已不是以前“居大妈”的概念了,而是基层政权的重要部分,社区教育应当更注重社会实践,成为学生们在校外的一个有力的教育基地。

徐艳梅和尹杭在学校表现都不错,光荣中学表示尹杭走了是一个损失,徐艳梅更是曾经做过团委书记和办公室主任,前途大好。32岁的徐艳梅爽朗地表示:“我是鲁美毕业生,对于宣传教育比较擅长,爱热闹,喜欢组织社会活动……相信这些都能帮助我做好社区工作。”

记者还了解到,虽然这些老师到社区工作后变成了社区编制,但是总体收入不会低于普通的学校教师收入,此外住房公积金、养老保险等保障仍然由教育部门划拨社区,所以待遇上没有太多的后顾之忧。

就教师加入社区管理队伍一事,五经街社区主任邱君认为,这不但有利于对社区内学生的管理,也有利于社区干部其他方面的提升,她说:“优秀教师的各方面素质都比较好,受过高等教育,这对其他社区干部有很好的带动作用。”

“教师进社区,增加了社区对青少年教育的贴近性和专业性。”邱主任高兴地说。原来寒暑假期间学生管理工作是由社区的副主任负责,但是,没有系统的管理经验和知识,只能是边做边总结经验。现在由老师来做这方面的工作,可以很好地抓住青少年的心理,搞活动应该更能贴近青少年,对未成年人的教育有很好地促进作用。

但是邱主任担心,有了专业化的队伍不一定能搞好社区活动。“现在的学生到了节假日比平时还要忙,各种补习排得满满的,搞活动不容易召集人。比如说我们这里就有这样的家长,节假日孩子是补完数学补外语,学完舞蹈学钢琴。我看比平时还累。”这也是周末休息的时候根本就看不到有孩子出来玩的原因,邱主任希望“社区教师”们能改变这一现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