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鹤”走了 《菊子》来了 《菊子》主创受访

搜狐娱乐讯 由著名编剧林和平和曾执导过《神医喜来乐》等多部影视作品的著名导演黄力加合力打造的电视剧《菊子》将于今晚在辽宁卫视晚间黄金档播出,11月11日,《菊子》剧组主创来到沈阳,本报记者专访了林和平、黄力加和女主角王雅捷。

《菊子》以民国初年到新中国成立期间,女主人公菊子跌宕起伏的命运为线索,突出表现了其不向命运低头的精神。《菊子》是编剧林和平继《小姨多鹤》后又一女性题材作品。“菊子”扮演者王雅捷坦言:“角色太压抑了,今后一段时间内,真的不想再接苦情戏了。 ”

从《马大帅》里饰演生性胆小懦弱的玉芬,到《男儿本色》中守卫儿女的伟大母亲钟嘉钰;从《灯火黄昏》中未婚先孕的魏莎,到《大明王朝1566》里命运坎坷的歌妓芸娘,王雅捷的荧屏形象几乎锁定了 “苦情专业户”的雅号。最初王雅捷并不想再接苦情戏,但看了剧本,没想到一下子被“菊子”这个命运多舛的女人吸引住了。“我觉得诠释这个角色的过程,也是对我自己心灵梳理的一个过程,感叹身为菊子这样的女人的不容易,珍惜自己眼前的幸福。 ”王雅捷坦言。

林和平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五年前我就说过,如果我写的剧本让投资方赔钱了,我就封笔。 ”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他以往的作品 《继父》、《牵挂》、《人活一张脸》、《女人一辈子》、《小姨多鹤》等多部热播剧收视率都不错。很少有人知道,这位编剧是丹东凤城人,现在仍居住在凤城,他不喜欢炒作,只喜欢在黑土地上过淳朴的生活。

面对现在古装剧、穿越剧一窝蜂的现状,林和平说:“现在没有制度上的制约,才导致这种状况出现,抄袭太严重,什么火了就写什么,这样对电视剧创作不是好事。 ”而几乎每天,林和平都会接到投资方找他定制剧本的电话,林和平说:“我不会写那种定制剧本,我每年基本就写两部戏,只写我想写的戏。 ”

曾被父亲林和平公开透露 “走投无路才学表演”的林家川,在《菊子》中扮演元宝一角儿——从小顽劣,抗战爆发后,给日本人当起翻译,成了汉奸。对于儿子近期角色总是饰演反面人物,林和平很不理解,他说:“我希望下部戏为他写个好人角色。 ”

曾在 《可可西里》、《雪域天路》、《八兄弟》中有出色表现的奇道,向来以冷峻的硬汉形象征服观众,近期奇道在电影 《金陵十三钗》、《王的盛宴》中担当重要角色,此次奇道在《菊子》中担纲男一号,出演土匪宝虎子。

奇道说:“张艺谋是一个非常规范的导演,只要确定了的事,他一切都按计划走。陆川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我跟他也是很好的朋友,他非常挑剔,我觉得演员都会被他逼疯的,他拍戏基本上是一边拍、一边创作,我觉得如果完成不好的话,心里会非常难受,那段时间甚至觉得都不想再跟他做朋友了。 ”

《小姨多鹤》:女性的牺牲

孙俪在出演《后宫·甄嬛传》之前一直在演清纯的年轻女性,好在孙俪和这些清纯年轻女性角色绑定的时间,戏写得都比较用心,角色的重合率并不高,清纯可以是有层次的,复杂的。在众多清纯年轻女性角色中,也包括一个顶着日本名字的角色,《小姨多鹤》的女主角“竹内多鹤”。

《小姨多鹤》是严歌苓于2008年完成的长篇小说,小说本身是有瑕疵的,比如多鹤女儿出生的时间、孩子们去日本的时间,在细节上存在前后出入,女主角多鹤也是严歌苓笔下常见的神秘女子,尽管小说中有很多关于这个日本女人的外貌和行为举止描写,但她始终像一个白净的符号,神秘又难以捉摸。

2009年播出的电视剧版,让这个角色清晰许多。或许是因为多鹤成为电视剧重点歌颂的对象,具备了儒家文化女性的绝大多数美德,这些美德使她的日本人身份成为一个负担。为了上星播出,电视剧最后补拍了一部分戏,揭示多鹤的身份其实是中国人,让美德重归中国。

和严歌苓诸多嵌套在大历史背景下的情感故事一样,《小姨多鹤》也有一个宏大的历史背景。1945年8月,苏联展开八月风暴行动进入中国东北与日本侵略军作战,日本政府无力制定日侨保护计划,留下了伪满洲国日本开拓团的女性成员。孙俪饰演的竹内多鹤本来有希望乘船到日本去,不幸途中遭遇土匪,被绑架装在麻袋里贱卖,土匪以为她死掉了,于是“抛尸”,结果被赶集的张俭母亲(萨日娜饰)捡了回来。

张俭(姜武饰)的妻子朱小环(闫学晶饰)曾经在日本人的追逐下受伤,流产的同时失去了生育能力。张家一直想为儿子再物色个女人传宗接代,于是把多鹤捡了回来。朱小环因为多鹤是个日本人,加上夫妇感情很好,起初并不愿意接纳多鹤。但有了接触之后发现多鹤是个懂得感恩的人,时间久了,便改变了态度。

多鹤很快便和张俭有了一个女儿,之后又有了一对双胞胎儿子。为了减少麻烦,张家决定让多鹤隐藏自己的日本人身份,让多鹤以朱小环妹妹朱二环的身份在家中生存,三个孩子管朱小环“妈”,管多鹤叫“小姨”,这就是标题《小姨多鹤》的来历。

《小姨多鹤》时间跨度不小,一直延续到十年动荡的特殊历史时期,多鹤的日本人身份成为张家的隐患和负担,孩子们逐渐长大,多鹤也有了新的情感归宿,动荡时期人际关系的复杂让张家不得安宁,多鹤和张俭所生的三个孩子也已经长大,有了自己的想法和经历,张家在大时代中经历了诸多磨难,多鹤非但没有离开张家,反而成为拯救张家最有力的行动者……

张家起初将多鹤视为是捡来的生育工具,随着在一起生活的时间越来越长,多鹤也变成了张家不可或缺的重要成员。小说中的多鹤,始终按照中国人对日本人的刻板印象进行描写,她美貌、总是流露出一低头的温柔,她有日本人的专注和“洁癖”,也有日本人的狠劲儿,这些都成为这个角色在十年动荡历史时期中被揭露出国籍身份的原因。这种刻板印象到了电视剧里被淡化许多,孙俪白净美丽,气质上仍然是中式的。

《小姨多鹤》本质是一个伦理道德故事,在中国民间仍然存在纳妾习惯的时代,因妻子不能生育而要求被救命的日本女性代为孕育,生育之后不能拥有亲子权利。这和当下热热闹闹的问题如出一辙,人到底能不能通过支付一定的物质代价、提供物质帮助换取女性的子宫使用权?

严歌苓并不讨论这么当代的问题,电视剧也不讨论,无论是小说作者还是电视剧创作者都力图打造一个有一点点悲情的“娘道”故事,女性在故事中被牺牲也主动牺牲,保全的对象永远是男人,为女性制造困境的也是男人,从张俭到最后的小彭,男性角色几乎没有可爱的。这种不可爱,间接拔高了女性牺牲的神圣性,这部剧演员选得都不错,演员演得也不错,否则故事也不会打动观众。

日本到1980年代才制定出一套针对滞留中国日本人的归国政策,从新闻报道和1990年代到千禧年之后陆续出现的纪录片和电视剧中也能得知,回到日本后这些人并没有很好地融入日本社会。竹内多鹤这一代人是特殊历史时期产生的特殊群体,这一群体身上有文化冲突,归属认知等更加深刻的问题有待发掘,《小姨多鹤》只从异族女性身上看到了一低头的温柔,用来体现女性伟大的自我牺牲精神,那一点“不胜莲花的娇羞”倒也足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