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今天派上用场

章子文听袁戈戈说完之后,惊讶地说:“戈戈,你简直成了反恐专家啦!你这些知识啥时候学的,我咋不知道呢?”袁戈戈得意地说:“你忘啦,咱们毕业前公安部反恐怖局组建蓝剑突击队。我不是候选队员吗,就是那个时间接受的反恐怖训练。后来我被淘汰了,我以为回到海州用不上了,没想到今天派上用场了。”

张永立听完之后对袁戈戈很敬佩,行了一个标准礼,说:“袁秘书,您这是真人不露相啊。我以为你们这些人整天在局里泡在办公室,除了忽悠和钩心斗角就什么也不会干了。真没想到你还有这手。”

晚上九点。海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有组织犯罪侦查大队、重案大队、省公安厅有组织犯罪侦查支队的干警们都全副武装地集合在市公安局大院里。严子忠站在台阶上说:“同志们,今天的行动不仅仅是一次突击排查,也要让全市老百姓看到我们打黑的决心!你们在检查时不能放弃任何一个可疑的线索。”

李宝京说:“特警防暴支队和省厅有组织犯罪侦查支队负责检查市政府以南的所有区域。市局刑侦支队负责检查美帝娱乐城、美帝演艺中心、美帝洗浴中心。”

严子忠回到市局指挥中心。他从电子地图和监视器上查看着章子文他们车到达的位置。在确认他们到达指定位置时,“给一号地区断电!”严子忠果断地下达了命令。

章子文他们的“刑警紧急警务”车到达指定位置之后,全副武装的刑警快速从车上跑了出来,隐蔽在掩体周围。等待命令。

李宝京和章子文几乎是同时抬起手腕看了一下表,“第一小组到达一号地区!”章子文在对讲机中说,“第一小组到达一号地区!”

张永立手持微型冲锋枪过来之后,小声喊着:“我是警察!不许出声,全部双手抱头蹲下!”

林鹏飞对这个地下赌场的安全非常重视。门口的保安都是他亲自挑选出来的。这些人都是刑释解教人员。林鹏飞从特种部队聘请了一名退役下来的班长给他们进行各种技能强化训练。林鹏飞自己还亲自教这些人反侦查技能以及如何应对警察。

门口的八名保安见一下冲进来这么多全副武装的警察,知道要出大事了。为首的队长是个蒙古族人,五大三粗的,一脸不服气的样子。他扯着嗓子大声喊着:“甭瞎叫呼,谁能证明你是警察?你有证件吗?”

正往里走的两个保安一听警察,回头一看,大批全副武装的警察已经冲了进来,还没等他们喊出声,两名刑警已经堵住他们的嘴把他们控制起来了。

保安队长大声喊叫吸引住了张永立的注意力,另外一名保安反应特别快,掏出手机把预制好的一条“报警”短信立刻发送了出去。

社交应用派上了大用场

“种草”、拼购、直播带货、社交电商……这些词语已经成为网络购物中的热门概念。在其背后,“全民社交”正推动网络零售从模式、场景到理念的深刻变革。郭德鑫摄(人民图片)

防疫期间,在“云端生活”各类场景中,社交应用的角色不可或缺。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近日发布的《第45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下称报告)显示,中国社交应用覆盖率稳步增长,互联网新技术、新需求让社交应用呈现诸多新特点:社交产品不断创新,社交元素推动流量变现,社交平台助力社会公益,社交网络生态持续向好。

报告显示,截至今年3月,微信、QQ、微博3款产品的市场使用率较高。而各大厂商、各类产品同场竞技,已成为社交应用的发展趋势之一。

去年初,有3款社交产品创造了在同一日上线的纪录——字节跳动、云歌人工智能和快如科技分别推出多闪、马桶MT、聊天宝等产品,为竞争激烈的社交领域再添一把柴。一年的时间过去,有的产品已经黯然离场,足见社交应用战场的残酷。

通过社交与视频融合,增加用户使用时长和黏性,是社交应用的创新方向,由此出现了以音频、短视频、直播等作为新形式的社交产品或功能,如基于短视频的“多闪”、基于声音的“吱呀”“音遇”、知乎开通直播功能等。音乐平台也不遑多让,数据显示,2019年前三季度,以流媒体直播服务为核心的社交娱乐服务营收在腾讯音乐集团总营收中的占比达72.4%。

视频社交相较于文字社交而言,具备更强的互动性、沉浸感和同步性,能够吸引多元化、强社交冲动的年轻用户。业内专家预测,随着5G的普及,视频社交有望迎来一轮爆发式发展。

艾媒咨询首席执行官张毅认为,短视频社交是下一代社交工具的主要方向。一方面,足够的基础设施支撑起视频社交的应用和深化;另一方面,年轻群体的使用习惯,也更倾向于彰显个性的视频类社交产品。

除了在视频社交领域深耕之外,也有企业“逆向而行”,挖掘社交关系细分市场,根据关系的亲疏远近,推出陌生关系、“点赞之交”等不同社交深度的产品,如腾讯、陌陌陆续推出多款匿名社交App,搜狐、微博相继推出浅互动社交产品“狐友”“绿洲”等。

“种草”、拼购、直播带货、社交电商……“全民社交”拓宽了数字消费渠道,社交平台为各类用户建立了丰富的连接渠道,如品牌账号、自媒体账号、明星意见领袖账号、个人用户账号等,推动了社交电商继续保持较快增长。

报告显示,2019年网络消费在扩大内需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其中以社交、直播电商为代表的新电商模式创新发展,释放潜在内需消费,成为网络消费的新生力量。

数据估算显示,2019年社交电商交易额同比增长超过60%,远高于全国网络零售整体增速。作为基于社会化移动社交而迅速发展的新兴电子商务模式,社交电商已深度渗入零售市场。

在消费品制造商争相发力社交媒体、新兴社交电商平台纷纷涌现的同时,各大传统电商平台也将社交生态纳入其战略布局。2019年“双11”,逾10万户淘宝商家开通直播,让以直播带货为代表的社交电商火了一把。

业内专家认为,社交电商借助社交媒体或互动网络媒体,通过分享、内容制作、分销等方式,实现了对传统电商模式的迭代创新。社交生态的繁荣,改变了传统商业中营与销割裂的问题,品牌不仅可以借助社交媒体拉近与消费者之间的距离,提升沟通效果,更能进一步缩短从营到销的链路长度,降低沟通成本。

“随着传统商业线上线下融合进一步加速,未来依托社交电商等平台的新型消费将迎来较大增长空间。国家应鼓励新消费模式和业态发展,引导相关企业创新服务供给方式,促进消费潜力持续释放。”中国贸促会研究院国际贸易研究部主任赵萍说。

随着互联网应用与人民群众生活结合日趋紧密,社交、支付等应用在社会公益方面发挥正效能。互联网极大降低了网民参与公益活动的门槛,积少成多为慈善事业的发展注入了巨大活力。

报告显示,社交平台为公益活动的传播起到巨大的推动作用,并成为公益捐助的重要来源。2019年上半年,民政部指定的20家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募捐总额超过18亿元,其中腾讯公益、微公益等都利用社交平台助力公益慈善捐助行动。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过程中,上亿用户通过微博关注最新疫情、获取防治服务、参与公益捐助。截至今年2月4日,微博热搜榜上疫情相关线% 。

除此之外,社交媒体也已成为政务服务的主要平台。截至2019年12月,经过新浪平台认证的政务机构微博达13.9万个,中国31个省(区、市)均已开通政务机构微博。在今日头条、抖音等社交平台上,政务服务的覆盖范围也在扩大:截至2019年12月,各级政府共开通政务头条号82937个,较2018年底增加4757个。而在抖音上,各级政府已开通政务抖音号17380个。(本报记者 刘 峣)